我做到了!

2016-17 德國交換學生 - 曾奕彥


都還沒來的及邁出下一步,我腦海中的回憶已開始揮起大鎚,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搥向我的胸口。有點痛,我不自主地縮了一下。有點吵,我想盡辦法堵住我的耳朵,但那強而有力的咚,咚聲,依然不絕於耳。


不知不覺已經在德國待了九個月又十五天,我並不記得所有發生過的事和細節,畢竟我的腦容量沒有那麼大,除非這件事非同小可,已深深烙印在我心中,例如第一天與家人道別獨自踏上旅途這類。不過有趣的是,有時我也會選擇性記憶,好事記起來,壞事則想辦法忘卻,就像玩卡牌遊戲,蒐集好牌,儘早將爛牌淘汰掉那樣。


我開始思考,因為我是個喜好思考的小孩,我開始想:那咚,咚聲,或許是來自我的潛意識。似乎想要提醒我,別丟下它們,它們都還是值得我再度回憶起的記憶。我不會說忘記,我深信,只要還活著,人就不會忘記,只是想不起來而已。要說我為甚麼選了德國,我會說是直覺,我從小並沒有特別憧憬德國這個國家,事實上,當選了德國之後才開始研究這個國家的歷史文化。我喜歡建築和設計,也深陷音樂世界,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巧合,而是在無聲無息中,悄悄地牽起了一段剛剛好的緣份。


你相信奇蹟嗎…?碰!突然好大一聲,伴隨著巨響,一幅具像畫矗立在我眼前,畫面中是一扇好大好大的落地窗,窗外飄著小雨,還停了一架飛機,有個男孩正露出跨張的表情並對著窗戶玻璃中映著的半透明的自己吶喊著:「這是我的奮戰!我一個人的奮戰!敵人就是我自己,而且我必須戰勝!」。啊!我知道,我開始回憶起踏上遠征的第一天,既興奮又緊張的自己。叩!這一記好新鮮,我陶醉於這奇異地新鮮感中,還未回過神來,轟隆隆~又是一幅具畫像。這次是靜態的畫,背景是德國的街道,裡頭有好多個我,有轟家,有同學和朋友,他們都笑得好燦爛,彷彿還可以聽到些許的笑聲。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嘴角也不禁微微地上揚。啪啪!天上降下一陣陣地亂打,像是失控的藤鞭,有些還帶刺,簡直把我打的遍體鱗傷,瘡孔百佈。我痛得趴倒在地上,這次的畫面是黑色的,什麼也沒有,對,伸手不見五指。忽然一輛救護車呼嘯而過,才讓我想起來,當時為了不遲到,而沒吃早餐,體育課時因為體力不支而導致身體狀況不佳…恩,不會再有第二次了,我默默告訴自己。接下來是數不清的清脆鈴聲,正在訴說著好多好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被同學約出去玩,第一次到瑞士滑雪,第一次在冰河上健行,第一次在湖裡游泳,第一次被同性告白,第一次感受到無助,第一次被歧視,第一次真正的那那麼那麼的想家…神奇的是,這麼多的第一次,卻構成了堅強,不怕被挫折擊垮,歷經千錘百鍊的現在的我。